有多少恋人,最后成为了彼此的过客

2017-07-05 14:00

[导读]: 薇然没有想到,这些年过去了还能见到子轩。还是,这么尴尬的场面。白色棉裙上,被雪糕狠狠的涂上了五颜六色。那个肇事的小孩,就这样嘻嘻哈哈的擦肩而过。

尴尬

尴尬

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:飘雨桐

薇然没有想到,这些年过去了还能见到子轩。还是,这么尴尬的场面。白色棉裙上,被雪糕狠狠的涂上了五颜六色。那个肇事的小孩,就这样嘻嘻哈哈的擦肩而过。似乎知道,总有一个人替他善后。是的,那就是自己的父亲。他并非别人,就是薇然的前男友。

没得逃避,还不如大大方方招呼:“嗨!”轮到子轩不好意思:“是你。”“幸亏是我。”说完,也觉得牛头不对马嘴。“你家儿子真可爱。”薇然只能王顾左右而言他,“快追吧,走远了麻烦。”“好。”子轩似乎早已心急,还是补了一句:“很高兴遇见你。”

改变

改变

当了父亲的人,怎么依然没有改变?他家儿子横冲直撞的,弄到别人怎么办?薇然裙子毁了容,也没句“对不起”。就像当年,薇然要的不是“对不起”这三个字。然而,子轩永远都不知道。从来没有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,甚至反过来——你还不是这个样子!

当年的分手,薇然本想以退为进。(文/飘雨桐) 女孩子嘛,什么都自己开口怎么可以?久而久之,心很累、累得恨不得马上结束这段关系。作为男女朋友,不能只想着自己怎么好。独生子该有的优点,子轩都有。独生子该有的缺点,子轩更是一件都没有落下。

在没有联系的五年里,薇然幻想过很多次:两人在哪里遇见,然后怎样问好?就像拜伦的《春逝》:若我会见到你,事隔经年。我如何和你招呼,以眼泪、以沉默。薇然做不到无动于衷,然后微笑的表示: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?小小轩,将一切拉回残酷现实。

距离

距离

这百念千回的,子轩也只是走开两三米的距离。“喂!”薇然的声音,打乱了子轩前进的步伐。踉跄了一下,差点撞到路过行人。子轩回头:“怎么?”“就是喊喊你。”薇然笑着,可哭出了眼泪。“走!”她使劲挥挥手,姿势变形的仿佛在赶走一只蚊子。

儿子要紧,不是吗?子轩像逃离现场一般,几乎小跑起来。

多少有情人,最后成为了彼此的过客。谁,又能幸免得了。。。。。。

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3 - onlady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内容合作:(投稿&约稿1078060607 川公网安备 51010602000237号 - 蜀ICP备15034923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