逼婚,正在渐渐催生一个新的行业

2019-02-15 09:12

[导读]: “家人租赁”最近又上了热搜。男朋友、女朋友、父母、亲戚,缺谁租谁。单亲妈妈租个老公去私立学校面试,初中生租个爸爸参加家长会,没有对象的租个对象回家过年,没空上坟的

来源:一条

逢场作戏

逢场作戏

“家人租赁”最近又上了热搜。

男朋友、女朋友、父母、亲戚,缺谁租谁。

单亲妈妈租个老公去私立学校面试,

初中生租个爸爸参加家长会,

没有对象的租个对象回家过年,

没空上坟的租个长辈叔叔来替代,

更有甚者,“我婚礼上的亲戚,都是租来的”。

这种服务最先兴起于日本,

近年在中国也越来越受欢迎。

一条找到了3个在国内从事家人租赁业务的人,

有扮演别人女朋友、男朋友的,

也有家人租赁公司的老板。

他们聊起了自己的从业经历和感想,

让人想起莎翁的那句名言,

“世界是个舞台,

男男女女不过是来来去去的演员罢了。”

21世纪的“职业”

21世纪的“职业”

“假”人

“假”人

去雇主的家里,看到我们的结婚照挂在他家墙上

苏桃

94年生,江西人

做第一单的时候,我22岁。到今年为止,我已经做了30单出租女友了。

我是兼职,正职是会计。同行的姐妹有兼职也有全职,做淘宝、微商的比较多。

我2016年入行,春节在家,无聊就开始在网上搜索“租女友”的信息,一搜就搜到一个专门的网站,还有QQ群,贴吧。

看了别人是怎么写的,我也把自己的信息挂上去。“可以拍婚纱照,可以办婚礼,见父母见亲戚,可以给父母打电话视频,不领证,不陪睡,不喝酒,不接吻”,是我的要求。

不到半个月,就有人联系我了。是一个山东的大哥,比我大三岁,本来有女朋友,但是家里人不同意,就找到我扮演他女朋友。

当时我要出发的时候是年初二,父母问我去哪里,我就照直说了。父母最开始非常不同意,担心不安全。后来我就跟他们说了很久很久,说会发定位给他们,发照片还有家庭地址给他们。我已经收了雇主的定金,不得不去了。

还记得当初我跟父母说,“24小时联系不到我,就报警!”

一切都只是“形式”

一切都只是“形式”

我提前一天从江西坐火车卧铺去山东。大哥在火车站接的我,再转大巴去他家。在车上他就一直跟我对台词,我的名字,出生年份,家庭背景等等……

他的家在很普通的县城里,一家都对我挺客气的,很友好。吃饭的时候就问一些简单的问题,家里情况怎么样,喜欢吃什么?类似的问题。那一次也很顺利。

其实从最开始沟通的时候就可以判断这个人靠不靠谱。比方说,我们是在QQ群里联系的,要看照片的话,行规就是发闪照,就是3秒阅后即焚那种。

真的有这个需求租女友的,5块,10块看一张照片是不会介意的。帮忙买火车票或高铁票,都是很爽快的。

新职业

新职业

交流的时候对方会说很多细节性的注意事项和确认的条件。

比方说身高、租金、年龄,时间碰不碰得上,还有收到父母红包、礼物的时候,要不要还给他;如果去很偏远的地方,是不是会介意;如果只有一间房,介不介意,通常如果要一间房的话,就会打地铺,也会因此而加价200块。谈好了之后,必须付定金,500到1000不等。诸如此类的。

基本上只有在我和雇主两个人独处的时候,才会表露出“真实”的一面,其他时候都是以情侣或未婚妻的身份示人。有时候迫不得已,会牵一下手。通常身体接触,都是会避免的。因为他们只是我的雇主。

遇过一个年龄最大的,是36岁的。2018年春节,我们办了一场婚礼。

我最开始还挺兴奋的,想着体验一下多好啊。婚礼上所有的事情,基本都是男方包办,一系列的拍婚纱照,喝喜酒,那一次包括我的“父母”,“伴娘”,“朋友”,都是临时演员。

组织一场假婚礼其实要花的精力和真的婚礼丝毫没有区别,因为要有说服力,在这种场景下,人是很容易进入状态的。我也有想过会不会影响我对爱情和婚礼的憧憬,但是也没什么,因为毕竟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嘛。

办完婚礼后,就意味着要长期和雇主保持联系,你就从此是他们家眼中的“媳妇”了。有一次,我回去见他,看到我们的结婚照挂在他家墙上。

现在,我有好几个固定合作的雇主,常会周末吃饭,因为要给他们的爸妈打视频。其中有一个雇主,其实我跟他关系很好,他每周都约我吃饭。他可能有那方面的想法,但是我很明确,我不会跟雇主谈恋爱的。

我很少问雇主租女友的缘由,可能他们父母都是骨灰级催婚人吧?接触到的雇主的家庭条件都是一般般的,没有特别好的。也有遇到过同性恋形婚的,假结婚。有些年纪很轻,没有结婚的压力,就是想得瑟一下自己有女朋友的,很奇怪的。

我也曾经试过伴游,是去杭州。其实出游比去见父母危险,因为出游是两个人同行,见父母起码是一群人。

前一段时间,我们群主发过一个案子,说是一个群里的男骗子,自己假装要租女友,结果迷奸了女生;另一面还假装是女孩,去骗雇主定金,骗了2万块。

这一行其实有时候挺危险的,这行也是有分绿色和非绿色的。我们都明白,非绿色的就相当于援交了。我圈子里的都不碰这个。

但我也遇到过不靠谱的人,就是混子、赖友。一直拖着不结帐,从早上拖到晚上,态度也不好。那一次我第二天就很气愤地离开那个县城了。

“危险”职业

“危险”职业

我的爸妈是知道我做这份兼职的,他们现在也不是很管我,春节经常他们自己出去玩,我就去做兼职。很亲密的闺蜜也知道,她们一开始都是不赞同的,老是调侃我。有时候我上班会请假出去兼职,但是我同事是不知道的。

租女友早些年的价格是800-1000块一天,现在涨价了,春节1500-2000块一天。

我是江西人,接到的单有50%是省外的,50%是省内的。借着这个工作,我大概游历了8个省,最远到陕西和东北,最近的就是省内的城市。

做出租女友的,挣得也不是很多,也就是买多几件衣服,去了更多的地方。

“婚礼”

“婚礼”

我们的“帮主”,一年参加60多场婚礼

乔五岁

92年生,江苏人

我记得很清楚,2018年五一劳动节,是我第一次做婚礼单。我演新郎。

我当时是有点新奇和紧张的,毕竟是人生第一次嘛。整个流程下来,新郎其实很累的。跑一趟婚礼,要持续3天或者以上。第一天到了当地,迅速地拍一个婚纱照,然后就要跟司仪对婚礼的台词。

我的雇主,也就是新娘,通常会编一个恋爱故事,但是恋爱故事不是你想的那种很罗曼蒂克的情节,就是最简单的,朋友介绍,工作认识的等等。我就按照这个故事在婚礼上要背台词。

“婚礼”

“婚礼”

婚礼上父母交接,会放很催人泪下的音乐,整个情景下新娘是很容易哭的,但我觉得她心情应该是很复杂的。婚礼礼仪客套上会接吻,有的新娘会选择借位接吻,有时会选择真的。

身临其境的时候,我也有错觉,但只是那么一瞬间。

我一共参加过3次婚礼。我有一个原则,同一个地方,我只会接一次。毕竟中国还是熟人社会嘛。婚礼只有男方一个人出席,在婚礼上也不喝酒,我就是走过场的。现在我已经可以练就到很平静地装出任何情绪了。

现在我入行第三年,做的不多,但是20几单还是有的。吃喝住都是雇主负责,包括送给父母的礼物,都是她们准备。

遇到的雇主几乎都是谈过恋爱的,很多时候我的人设、身份信息,都会按照她们前男友的样子来设定,包括名称、穿着、在哪工作、性格,等等。

早期的时候,是300-600元租金,就是吃饭,见父母。这个其实是最简单的了。见父母不需要说很多话,实在接不上话,雇主也会帮忙圆谎。

最累的是婚礼,基本是2000元一天。我最长那次出勤是6天,去了河北结婚。

形婚我也试过一次,是跟一个同性恋的。现在还在保持联系的固定雇主有6个。长期的客户就已经是长期形婚的了。

目前为止,我遇到的人素质都挺高的,为人都比较真诚。通常需要的人都是很急的。所有信息都会告诉你。我和雇主的家人是不会留联系方式的。

在现实当中我有女朋友。我跟她在一起很久了。她从我第一单开始就知道我做出租男友,她也没有介意。甚至我给她买车票,跟我去那个城市,再分头行事。以我的了解,是广州、江苏、安徽等地出租男友需求最多。

最开始我是通过“帮主”入行的。当时网上的一个报道,是关于“帮主”的,下面附了他的电话。我就觉得,诶?这个行业很新鲜,没见过。我是自己做同城物流行业的,时间上可以分配,又可以挣钱,还可以认识更多的人。我就加了“帮主”的微信,告诉他,我想试一试。

“帮主”很厉害,他是全职的。我记得他最高记录,好像是一年出演过60多场婚礼的新郎吧。看到朋友圈他自己发出来的行程表,是非常忙的。而且他一向独来独往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。听说他是重庆人,30多岁,做这行有7、8年了。

他是把这个当作一门生意来做的,为我们提供一个平台,相当于中介。他现在管理的群有十几个,有些他是群主,有些他是做管理员。里面应该有好几千人,年龄大概是20-30岁。大多数都是全国群,偶尔也会有地域群。

接单

接单

我们现在接单,都是相互推荐的。有时候在内部群里面闲聊,价格多少,雇主怎么样,也会发布信息。一开始我还自己发布广告,现在不用了,定期也会有人找上门来。

我们这一行都是讲信用的。入群会备注来意、方位、年龄,会给有些人的名字加前缀AAAA,是因为可以在序列上置顶。我们还有一套身份验证的机制,是“帮主”设置的,他会把控进群的人,还会给我们做身份证的认证。

“新职业”

“新职业”

目前我这份工作还是很乐观的,因为其实也算是帮助别人,解决暂时的困难、生活上暂时的瓶颈。

听到过那么多故事,我也认识到,爱有千万种,很多爱情都是坚持不下去的。要不就是男方是离过婚有小孩的,女方怕家里人不同意;要不就是年龄相差10几岁,用这种方法拖延,通常他们都会偷偷生个小孩,说想等孩子再大一点再告诉家里人的。孩子算是一个筹码。

大家的生活都有不容易的地方,总会需要某些权宜之计。

北漂

北漂

17岁开始北漂,手下有500个可租赁家人

李生

94年生,河北人

我没有念过大学,17岁就出社会打拼,正式成为一个北漂。自己学了一门计算机编程,2014年就和朋友合伙做了一个网站。最先是看到日本的一个公司,专门做租赁家人的,于是自己也来做。

当时就想着和国内别的租女友、租男友的不一样,想要与众不同一点,所以也拓展了父母、亲戚的租赁服务。

2015年我跳出来,自己单干。那时候已经积累到一些演员经纪人的资源了。老演员介绍新演员,像滚雪球一样滚起来,从最开始的20多个,到现在我手下大概有500个可租赁的演员。

跟其他人相比,可能是我的员工都比较专业吧,不是素人。

真正的家人

真正的家人

早些年还没有人做这件事,就比较贵,价格可以到五千到一万块一天。但是客人也不多,偶尔有人来咨询。现在是每天都有人来咨询,一天5-6单。春节前后,量就更大了。

每个月能做成的基本上有30单,最多的时候一个月接60-70单,每个演员3500块一天。接到哪里的单子,我就找到当地熟悉的演员来接单。但需求最多的地方,还是北上广。

通常普遍的情形,就是应对父母租男女朋友,或者应对男女朋友租父母。好比如,父母不同意、去世了、出国了,谈恋爱的其中一个人就会租父母,安抚对方说见家长。

还有少数是租闺蜜、租其他亲戚的。

“婚礼”

“婚礼”

90%的客户都是社会上说的“屌丝”,年龄范畴是25-30岁。也有一部分普通工薪阶层。

客户的需求千奇百怪。比如,“我需要一个老板型的父亲,谈吐好,看起来像是个公司老板的”;有的发给我爸妈的照片,让我找类似的;甚至细节到单眼皮,还是双眼皮的,直发还是卷发的。甚至各种特定体格的,比如要170cm高,180斤重的。

有些学生会找到我们,租一个家长去开家长会,或者犯事了找假家长。有人卖房,因为房产是自己父母的嘛,所以就租一对假父母,去同意抵押贷款。遇到这种单子,我们是不会做的。有一次是正室租一个替代自己的人去捉小三,存在演员个人的安全风险,我们也不做。

“生活临时演员”

“生活临时演员”

做过最大单的生意,就是出租同事和合作伙伴。有一次,长沙一间公司为了充充门面,让我找了300个人来当员工。

我有时也会代打电话,视频电话也有,500块一通。不忙的时候,我也曾扮演过9次男友,演过1次表哥。

其实我做的就是“生活临时演员”,演绎生活。

“租”父母

“租”父母

有过一个非常戏剧化的故事。一个女生因为担心家里父母不赞同和现在的男友见面,就找我们租了一对父母。

后来和真正的父母拉锯了3年,终于同意他们在一起了。结婚的时候,他们请来当年租赁的那一对假父母参加婚礼,女生还认了他们做自己的干爸干妈。

这不是一个传统行业,现在国家还没有明令禁止,但利弊衡量之后,还是利比较多。我还是会继续做下去的。

日本

日本

出租家人这个行业,最早是在日本诞生的。

出租家人这个行业,最早是在日本诞生的。

1989年,东京曾有一家公司专门从事企业员工培训,发现工人太忙无法探望父母,开始出租孩子给被子女冷落的长辈。这个服务曾一度受到媒体的报道。

更正式的家人租赁公司,出现于2006年。一个叫龙川隆一的人,创办了一个网站,叫“励ましたい”,正式推出出租亲戚的服务。

“励ましたい”可以被翻译作“为你加油”。一个丹麦导演还为“为你加油”公司拍过一个纪录片。

职业变装

职业变装

现在,规模最大、最为人熟知的家人租赁公司,是日本的“Family Romance”公司。

取这个名字,也印证了不少人通过租赁子女、妻子,重新感觉家庭的温暖。曾经有过一个客户“自己的女儿不愿意与自己聊天,妻子已经去世,只剩下自己一人。找到他们后,重拾与女儿沟通的勇气。”

创始人石井佑一曾经是“为你加油”公司的一名雇员,当年26岁的他只能做一些婚礼嘉宾。2009年,他决定开一家自己的公司,现有超过1200名“自由演员”。

夫代行

夫代行

他在接受“纽约客”采访时,说到开公司9年来,遇到各种各样的故事:

“下岗的新郎需要租同事和老板。频繁转学的人需要租发小。酒吧驻唱女歌手专门雇人点她唱歌。

一个盲女租了一个视力正常的同伴,想让同伴在舞会上告诉她有哪些好看的男子。

一个意外怀孕的女人租了一个妈妈,想劝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的男朋友接受自己的孩子。”

“生活临时演员”

“生活临时演员”

甚至,“一个女演员曾扮演一个男人的妻子七年之久。因为他真正的妻子在婚后暴肥,所以和朋友一起聚会时,他选择带上租来的妻子。这个演员还以妈妈的身份陪孩子出席学校活动,因为父母体型超重的孩子有可能遇到校园霸凌。”

扮演妻子

扮演妻子

石井佑一自己为100多名女性扮演过丈夫。最开始,他同时为10个家庭服务,“那是非常可怕的工作量。觉得自己的生活被分割成很多部分,但是没有一部分是自己的。”

后来“Family Romance”公司规定,一个雇员同时扮演的角色最多不能超过5个。

如今,“Family Romance”公司已经有一套很成熟的流程。出租前,会发放一个清单给雇主填写,清单上会列出每一种可能的偏好:眼镜、胡须、时尚感,喜欢优雅还是休闲?深情还是严厉?当他到达时,是否应该表现出工作了一天的疲倦?

他们不允许出租男女友,在封闭空间与雇主单独相处,也不允许除了牵手之外的身体接触。

各种服务

各种服务

他们的网站,列名了各种服务:代开会、代应酬、代排队、听人倾诉、各种家务杂事,陪跑步、代替上坟、代替谢罪……甚至还有“骂人”的服务(自己不上进,租一个领导来骂自己),每项服务都明码标价,各取所需。

近年日本出生率降低,离婚率和单亲家庭数目大幅上升。早在2010年,日本单身家庭的数量开始超过普通的三口或四口之家。在日本的租赁亲人行业,更多呈现出来的是弥补亲密关系。

“长期租丈夫的女性中还是有30%~40%最后跟演员求了婚。单亲妈妈是最容易产生依赖性的客户。”

单亲妈妈

单亲妈妈

在中国租赁亲人,大部分是因为单身和婚嫁的问题

2016年,中国曾出现过一次“出租女友”的热潮。单身青年们用这一招来应对催婚压力。

当年,搜索网站曾发布过一个《春节大数据之租女友回家过年》,里面对延伸搜索的关键词分别是:价格、外貌(照片)、服务内容、安全性。

需求旺盛区域

需求旺盛区域

还列出了地域分布图,广东、江苏、河南的“租女友”需求最旺盛

据不完全统计,2018年,中国的单身人口已达2.4亿。结婚率连续4年下降,离婚率持续7年上升。在大城市“一个人生活”的成年人,已超5800万。

我们采访的亲人租赁公司的老板李生告诉我们,他的公司业务的90%,都是出租女友和男友,“大致的原因都是类似的,要不就是逼婚,要不就是家里不同意在一起。”

“现在的行情,基本上是需求越来越多,反而有点产能过剩了。从业者也越来越多,而且女性从业者比男性多,雇主也是租女友的比较多。”乔五岁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,正在合肥的雇主家里做新郎。

“新郎”

“新郎”

周期和流程都是类似的。

“长的是4-5天,短的就2天。有些第一次见父母的用2天,下个月就要去结婚,就用3-4天。大致的流程都差不多,去到家里,然后坐坐聊聊天,吃吃饭,周围逛逛。”

除了租赁亲人,还不断有别的租“人”的手机app涌现,可以租人去摄影、运动健身、情感咨询、看演出、电竞指导,教做饭、教乐器,口语陪练……

这些app都是以“交换技能”作为一个说法,价钱从100元到500元一个小时不等。

租赁亲人

租赁亲人


现在国内租赁亲人的行业还属于灰色地带,从业者的数目和专业程度都没有办法统计。

然而,我们采访的3位从业者,他们一致对国内的租赁行业持乐观态度,“如果有的话,会选择继续做下去。毕竟社会现在有这个发展趋势,甚至有刚需。”

“不用担心,我们都是生活的临时演员。每天都在演绎生活,大家都一样。”

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3 - onlady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编辑Email:onlady@163.com 川公网安备 51010602000237号 - 蜀ICP备15034923号-3